油價回升背后的大國博弈和中國缺位?
財經

油價回升背后的大國博弈和中國缺位?

2020年06月16日 20:06:57
來源:財經雜志

中國作為世界唯一日進口千萬桶石油的國家、全球最大的石油市場所在地,在圍繞石油的大國博弈中幾乎是沒有聲音的。傳統的全球石油治理模式已經失效,在建立新模式的過程中,中國應當有所作為。

文 | 陳衛東

自4月13日歐佩克與非歐佩克產油國(歐佩克+)在美國總統特朗普推動下達成史上最大規模原油減產協議以來,3月9日后閃崩的國際油價已基本收復失地。

截至發稿,布倫特原油期貨最新報價為40.31美元/桶,WTI原油期貨為37.87美元/桶。4月油價最低之時,布倫特原油跌破20美元/桶,WTI油價一度跌至負值。

6月6日,歐佩克+以視頻方式召開部長級會議,各方同意將4月13日的減產協議延長至7月底。減產協議規定:自5月1日起啟動首輪減產,規模為每日970萬桶,為期兩個月。7月至年底減產規模降至每日770萬桶;自2021年1月至2022年4月,減產規模為每日580萬桶。

延長協議,意味著每日970萬桶的減產規模將持續到9月底。

會議結束后,沙特阿拉伯表示,將從6月起每天“自愿”額外減產原油100萬桶。隨后,阿聯酋、科威特等中東國家也紛紛宣布實行額外減產。

減產直接推動了油價恢復,但支撐油價的根本因素仍是石油需求,疫情影響之下,需求還遠未恢復到正常水平。

史上最大規模減產協議的背后,是沙特、俄羅斯、美國這三個最大的產油國之間的博弈,檢討其博弈過程和博弈籌碼,將助益中國這個全球最大石油進口國完善其石油戰略和相關政策。

美國頁巖油是打不死的小強

自三月初沙特俄羅斯打響新一輪石油價格戰之后,加上迅速全球蔓延的新冠病毒疫情,國際市場上石油價格出現了高臺跳水似的急速下跌,4月份交貨的WTI原油價格一度跌至-37美元/桶的歷史上的首次負價格。

沙特阿拉伯和俄羅斯這輪價格戰的目標有兩個,一是要盡可能把生產成本高的美國頁巖油盡從市場擠出去,二是要擴張本國原油出口在世界上市場上份額。這是路人皆知的陽謀,不是什么陰謀。

在此狀況下,特朗普總統正在做一件幾十年來歷任美國總統都不敢做的事情:提高石油價格。美國作為最大的石油消費國,低油價對其經濟最為有利。而如今,美國還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產國,其產能最大的頁巖油的生產成本遠高于沙特和俄羅斯的成產成本,這就使得特朗普總統對于油價處于了一種尷尬的地位。油價高了傷害其經濟,油價太低了傷害其“光榮偉大的石油工業”(特朗普講話)。原本極力支持低油價的他,在3月初沙特和俄羅斯價格戰剛打響之時就主動打電話給沙特王儲和俄羅斯總統普京,力促他們減產提高油價,并承諾美國可能最多減產300萬桶/日。這是自1986年以來除里根總統外,第二位出面(時任副總統的老布什奉里根之命出訪利雅得請求沙特減產提高石油價格拯救阿拉斯加石油工業),要求減產提高油價的美國總統,并給出了減產的目標:1000萬桶/日。

據5月26日Rystad Energy報道,美國原油產量已由2020年3月每日1256萬桶(最高記錄為2019年11月創下的1288萬桶/日)下降至5月的1070萬桶/日,下降了186萬桶/日,比峰值下降了212萬桶/日。該報告預測,隨著城市生活“重開”和“復工復產”,石油消費和價格逐步回升,至今年12月底美國原油產量會控制在1110萬桶/日,隨著油價回升,美國石油產量將會在2021年底恢復至1170萬桶/日。

目前美國減少的186萬桶/日的產量大多屬于“自然減產”。據Rystad Energy公司估計,在第二季度還有56萬桶/日的產量可以被“自然減產”掉。同時也發現還有數千口頁巖油井在石油價格跌到40美元/桶時已經完成建井但尚未壓裂,壓裂后數周內即可形成產能。在石油價格回升到40美元/桶之上后,美國致密油主產區的二迭盆地和墨西哥灣區域的產能會逐漸恢復。主要的石油生產商們不會匆忙采取行動,由于新冠疫情的發展和經濟復蘇進度尚不清晰,美國石油產量很可能在六月份跌至低谷。

今年以來,北美已有17家頁巖油生產商申請破產,債務總金額約為140億美元,遠低于一些市場分析師預期——如果WTI價格低于30美元/桶以下至今年年底,破產公司數目將會大幅增加至73家,若持續至2021年底,破產公司將會達到170家。美國有數以千計的石油公司,除了埃克森美孚、雪佛龍、康菲幾家跨國石油公司巨頭外,更多的是不為人知的小公司,僅德克薩斯州就有三千家這樣的小公司和BackYard家庭后院公司。評估公司惠譽稱,到今年年底,美國能源垃圾債違約率將攀升至16%,與2016年油價暴跌時的水平相當。

可以簡單算一筆賬:每天減產200萬桶,油價每桶減少20美元,則美國石油工業上游每天減少收入4000萬美元。假設至年底200天都是這個狀態,則美國石油公司上游總收入將減少80億美元。僅從這個數字看,今年平均日減產200萬桶不是不可承受的,不會對美國頁巖油產業造成致命傷害。有報道顯示,美國石油工業直接雇傭員工約110萬人,10%左右員工失業也不是一個嚴重的事件。美國石油工業有足夠的韌性和彈性,只要價格恢復至50-60美元桶的正常水平,頁巖油產業就會像2014-2019年周期那樣,還是一個“打不死的小強”。

俄羅斯不會真心減產

根據新一輪減產協議的要求,俄羅斯和沙特都需要在五月和六月份把石油產量減至850萬桶/日,減產基數都是1100萬桶/日。俄羅斯能源部長諾瓦克據此要求俄羅斯境內各家油公司都在今年三月份的基礎上下調19%的產量。俄羅斯政府網站已經宣布,俄羅斯承諾的減產目標已經接近達成。

俄油公司是俄羅斯最大的石油公司,其石油產量約占俄羅斯全國石油產量的40%。俄油總經理謝欣從圣彼得堡時代開始就追隨普京,有“普京影子”的稱號。在以前的歷次OPEC+的減產協議執行過程中,他始終不買減產協議主要執行者、能源部長諾瓦克的賬,認為OPEC+減產對俄羅斯不利,對美國有利。

據報道,在最近一次他給普京報告時抱怨,石油管道運送費用太高了,占了其生產總成本的32%,應該把這一比例下調至13%。克里姆林宮響應了謝欣和其他一些石油公司的要求,并指示要降低管道和鐵路石油運輸費用,并把石油服務公司也包括在國家一攬子優惠政策里面,包括優惠貸款,可以部分免除產量、財務指標等不達標的責任。

回顧2017-2019年度的OPEC+減產協議的執行情況,俄羅斯總的石油產量實際上持續增加,2019年達到了1103萬桶/日,是蘇聯解體之后的歷史新高。我不知道OPEC+是怎么評價俄羅斯這一時期執行減產協議的效果的。沙特王儲在3月6日與俄羅斯談不攏后即刻發動價格戰,可見他也認為俄羅斯在上輪減產協議期“占了便宜”。從5月27日EIG的報道看,俄羅斯仍未完全落實此輪減產協議的指標。

俄羅斯最大兩家石油公司2019年的年報顯示,盧克石油的液體產量為70萬桶/日,較上一年減少了2.5%,公司總收入減少2.4%,總盈利增加3.3%,得益于大幅度減低了生產成本。俄油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石油產量為464萬桶/日,僅比2019年第四季度467.4萬桶/日下降3.4萬桶,不足0.6%。實現桶油價格3850盧布(61.05美元),較上年同期4500盧布桶,減低了14.4%。(盧布/美元兌換率63.061)。俄油第公告顯示,其第一季度石油產量比上年同期下降了2.2%,收入下降了15%,虧損2.1億美元。2019年公司實現桶油價格為63.46美元,2018年的實現桶油價格為69.73美元。

俄羅斯經濟嚴重依賴石油天然氣的生產、出口和國際石油價格的漲落,油氣收入約占其GDP比重的40%,是俄羅斯政府主要的收入來源,占其財政收入的一半左右。2018年,俄羅斯政府預算最終執行規模18.75萬億盧布(3025億美元 平均匯率按62盧布/美元計算),油氣收入占46.5%,為8.71萬億盧布。2015年2016年石油價格走低,導致了俄羅斯GDP負增長(2015年-2.5% ,2016年-0.2%),2017年2018年國際石油價格回升至60-70美元/桶區間,俄羅斯GDP增長由負轉正。2018年平均石油價格達到了70美元/桶的水平,俄羅斯聯邦財政收入增長了3.49萬億盧布(562億美元),其中,油氣收入增長3.23萬億盧布(521億美元),占92.7%。俄羅斯聯邦預算收入增長基本上依賴油氣收入。

預計2020年平均國際石油價格會在40-50美元/桶之間,與2016年的水平大致相當。市場有消息說,鑒于新冠病毒疫情仍未得到有效控制,沙特有意將1000萬桶/日的減產規模延續至年底。如果俄羅斯真是兌現其對OPEC+減產的承諾,并同意1000萬桶/日減產規模延續至年底的話,其石油產量將每天減產250萬桶,按48美元桶計算,將減少石油收入480億美元,15%左右的財政收入,這必將對俄羅斯經濟發展造成巨大的沖擊,對普京和其新的聯邦政府都將是嚴峻考驗。盡管俄羅斯聯邦政府還有4331億美元的外匯儲備(2020年3月1日)可以動用,但這筆錢真要花起來也會很快見底。

鑒于以上分析,我對俄羅斯能否真正兌現五六月份減產至850萬桶日的承諾表示懷疑,同時也懷疑OPEC+會議可以達成將現有減產規模延續至年底的可能性。

沙特坐擁全球最好資源但仍入不敷出

沙特阿拉伯擁有世界16%的探明石油儲量,僅次于委內瑞拉排名第二,但其石油儲量的質量和石油產量遠遠高于委內瑞拉。沙特阿拉伯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出口國,長期以來OPEC秘書長都是沙特阿拉伯人。該國42%的GDP,政府收入的87%、出口收入的90%來自于石油工業。

沙特阿美是沙特阿拉伯境內唯一從事石油勘探開發業務的公司,其業務囊括勘探、開發、生產、煉制、運輸、銷售全產業鏈。它擁有世界上最大的陸上和海上油田,其生產能力超過1200萬桶/日,且有極好的石油產能擴張能力。2019年《財富世界500》排行榜上,沙特阿美的收入排行第六,利潤高居榜首,比埃克森美孚、殼牌、雪佛龍、BP和道達爾五家最大的跨國石油公司當年的利潤總額還高。2019年12月,它在沙特國內股票市場完成IPO,市值高達約1.7萬億美元,是世界上市值最高的公司。

2019年,沙特阿美公司油氣產量1320萬桶/日油氣當量(約6.6億噸/年),其中石油產量為990萬桶/日(約4.95億噸/年)。據公司年報,當年公司凈利潤為882億美元,資本支出328億美元,自由現金流783億美元,分紅732億美元。

沙特阿美也是世界上桶油開采成本最低的石油公司,有分析師計算過,2018年沙特阿美公司的桶油生產成本約為3美元,桶油總費用約為9美元。

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該公司第一季度原油產量980萬桶/日,實現凈利潤167億美元,實現桶油價格為51.8美元(上年同期為63.6美元)。通過簡單計算可知,公司原油收入約為462億美元,息稅前收入342億美元,每桶原油息稅前收入高達38.34美元(桶油息稅前利潤率74.01%),凈利潤18.72美元(桶油凈利潤率36.14%),凈現金流150億美元。

但是,為兌現上市時的每季188億美元分紅承諾,公司需要借入現金38億美元,最能賺錢的石油公司日子也不好過。

2017年沙特阿拉伯政府預算1810億美元(約1575億來自于石油收入),開支2418億美元,出口收入2210億美元(約1900億來自于石油收入)。假設2020年沙特阿美公司平均產量為950萬桶/日, 實現平均桶油價格48美元(可能高估了),其石油年收入可達1665億美元,70%出口可實現出口收入1165億,占政府收入的85%,則政府收入為1371億美元。假設政府支出維持在2017年的水平為2400億美元左右,則今年政府赤字將高達1000億美元。截至2020年3月1日沙特有國家外匯儲備4622億美元,可以在50美元/桶以下的價格,以赤字財政支撐數年。

中國應當有所作為

通過以上分析,執行2020年1000萬桶是有大減產協議對美國、俄羅斯和沙特阿拉伯三個千萬桶石油生產大國都會產生較大的影響,尤其是對沙特和俄羅斯。簡單總結如下:

一、 在新冠疫情的嚴重沖擊下,全球經濟大幅下行,全球石油消費下降約30%,史無前例的大減產協議是不得不采取的行動。對石油生產國、進口國,對當下的世界經濟和未來石油工業可持續的發展都是可以理解的、合適的行動。

二、 1000(準確地說是970萬桶)萬桶/日的減產協議,美國、俄羅斯和沙特實現的減產規模都在200-250萬桶/日左右。沙特和俄羅斯是在政府干預下的“主動行為”,需要通過改變政府預算、動用外匯儲備來“背書”。而美國石油減產是市場行為,是在石油價格大幅走低的背景下的“高價格產能的退出”,主要是低效率油井和高價格致密油產能的“自然退出”,美國政府無需干預,也無需補貼。美國政府應對疫情的超級救市措施,對美國石油工業的作用微不足道。

三、 沙特俄羅斯發動石油價格戰的初衷是把高成本的美國頁巖油擠出去,從而擴大自己低成本石油的市場份額。如果不是突發而來的新冠疫情,如果不是恰逢特朗普勢在必得的總統連任選舉,特朗普對沙特的出擊大可不必干預。美國石油市場是最自由競爭的市場,160年的石油歷史,只有兩位總統為提高石油價格而干預石油市場,是美國的“非正常”現象。

四、 特朗普干預了,并很快促成了有史以來最大減產協議的達成,可見美國“帶頭大哥”的能量仍無人替代。

五、 美國頁巖油生產成本雖然很高,但是這些產能是技術進步和市場效率的產物,而不是“自然稟賦”的附屬。市場競爭讓這些產能具有具有很強的生命力,只要石油價格回歸到“合適的位置”,它們又會“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六、 目前俄羅斯和沙特阿拉伯的石油產能都在1100萬桶/日左右,政府財政都高度依賴原油的生產和出口。沙特王儲雄心勃勃地提出了《2030愿景》規劃,試圖改變沙特過分依賴石油的“自然稟賦”宿命。俄羅斯淪落到靠與沙特競爭石油市場份額而生存,是一個悲哀。曾經的世界兩大超級大國之一,經濟上如今是個三流的資源出口國,而且沒有人提出類似于沙特《2030愿景》似的規劃藍圖。

七、 俄羅斯的人口是沙特的5倍,國土面積是沙特的8倍,盡管地處寒帶亞寒帶,自然條件還是比干旱大沙漠的沙特優越很多。就石油生產競爭和政府預算平衡而言,沙特比俄羅斯有優勢:資源更豐富,單井產量更高,產量技術更先進(美國盟友,西方先進技術獲取)、商業模式模仿,沒有禁運,產能擴張更容易。俄羅斯的優勢在于有完整的石油工業體系,國家收入和政府預算更加多元化,石油收入依賴程度只有沙特的一半左右。兩國的外匯儲備都在4500億美元上下,都可以抵抗幾年低油價和政府赤字預算的沖擊。

八、 就政府穩定性和地緣政治而言,這兩個國家也是各有優勢和不足。普京總統需要維持其軍事強國和超級核武大國的地位,需要更多的資源,同時俄羅斯需要維護其政治大國地位,對所有世界政治的重大議題都要發出聲音,這也需要成本。沙特是個地區大國,中東是地緣政治“熱區”,沙特需要維護其伊斯蘭教發祥地及“正統性監護人”、”遜尼派掌門人”的地位,維護其阿拉伯世界領頭羊和中東大國的地位,這也都需要成本,但沒有俄羅斯要在世界上有顯赫地位的成本高。普京的政治地位尚無人能夠挑戰,國內政治穩定是俄羅斯的一個明顯優勢。沙特王儲面臨諸多國內挑戰,國內政治穩定程度不如俄羅斯。

九、 俄羅斯和沙特都需要OPEC+,都需要穩定可持續的石油市場和價格體系。他們都明白,美國石油是不會歸零的,即使不具備成本優勢,他們也無法打垮,因為美國的技術創新能力和無可比擬的資本優勢能很大程度上平衡其在資源稟賦上的不足。2014年和2020年兩次石油價格戰讓他們明白了,競爭市場份額比消滅美國頁巖油更現實。而最大是市場在中國、印度、新興發展中國家。

十、 中國的作為,中國作為世界唯一日進口千萬桶石油的國家、全球最大的石油市場所在地,在圍繞石油的大國博弈中幾乎是沒有聲音的。剛剛發生過的荒唐的WTI負油價事件,和正在進行的最大規模的全球石油大減產,說明傳統的全球石油治理模式已經失效,需要建立新的全球石油甚至是能源轉型治理機制,中國對此應當有所作為。這是個大課題,需要組織一批專業人士來認真探索。

作者為民德研究院院長,中海油能源經濟研究院原首席研究員

哪个斗牛游戏好玩 2010年茅台股票行情 浙江11选五开奖结果 天天策略配资 东方6+1官网 体彩p3今晚开奖结果 江苏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福建快3今天推荐号 吉林11选5前三组振幅走势图 卖出股指期货合约 广东福彩36选7详情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600638 青海十一选五一定牛 2019四肖免费期期准一 浙江体彩61下期预测 好运快三彩票网站违法 澳洲幸运10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