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四川信托產品違約:TOT產品借新還舊或隱藏風險資產
財經

深扒四川信托產品違約:TOT產品借新還舊或隱藏風險資產

2020年06月16日 18:32:16
來源:銀行財眼

作者| 龔奕潔

日前,四川信托的四川信托 “錦江69號”、“申鑫74號”、“芙蓉43號”、“申富129號”等多個信托產品陸續被曝出兌付逾期。6月15日,四川信托管理層與投資人溝通會。當晚,上市公司杭鍋股份(002534.SZ)公告稱,其于2019年12月購買了由四川信托管理發行的“天府聚鑫3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之信托產品,金額為5千萬元。6月11日四川依托僅兌付了1038.1萬元本息,剩余4000萬的本息未能如期兌付。

錦江69號的一位投資人向鳳凰網財經記者表示,6月15日上午四川信托管理層與投資者進行了現場溝通,川信TOT產品存續規模大約是本金260億元,利息20億元。

根據溝通現場視頻,川信管理層向投資人請求延期兌付,并表示將運用公司賬面扣除負債后的80億資金,并處置自有的川信大廈等固定資產、所持宏信證券近60%的股權資產,并正在由股東提供擔保進行融資、以及引進戰略投資者,以解決這些流動性問題。

投資者透露,川信表示將盡力在一年內完成本息的兌付,但“盡力和承諾不一樣”。

“估計只靠川信自己是解決不了的,我們希望能效仿雪松集團入股中江信托一樣,能有有實力的戰略投資者進入,包括地方國資。”投資人表示。

一位投資人告訴鳳凰網財經記者,去年底陜西銀保監局與四川銀保監局進行交叉檢查時,發現四川信托資金池流動性風險敞口很大,問題才曝光,監管叫停了其TOT信托產品發行。但也有業內人士指出,監管可能更早就已經關注到了四川信托的流動性問題。

亦有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四川銀保監局已派人進入四川信托進行貼身監管,掌管四川信托公章,督促管理層和股東解決流動性和兌付問題。事實上,5月份“四川信托即將被接管、資金池業務全部停止“等消息就曾經流傳,但四川信托當晚于官網發布聲明予以否認,。

鳳凰網財經記者通過手機、短信、微信聯系四川信托相關負責人求證,但截至發稿仍未聯系上。

據四川信托最新年報,截至2019年末,該公司管理資產規模為2334.76億元,四川信托實現營業收入23.23億元,其中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19.15億元;歸母凈利潤為5.21億元,同比下滑30%;自營資產中,不良率由年初的4.82%飆升至22.21%。

“把TOT做成了P2P”

鳳凰網財經記者梳理發現,目前四川信托的“錦江69號”、“申鑫74號”、“芙蓉43號”、“申富129號”、 “天府聚鑫3號”等產品兌付違約,且均為TOT的資金池業務,更是TOT。

所謂“資金池”信托,一般指組合投資的資金信托產品,但披露投資范圍和不會投資的范圍,卻不直接披露具體標的,由信托公司自主管理。信托目的是“受托人以受益人最大利益為原則而管理、運用和處分信托財產,為受益人獲取投資利益。”投資范圍中包括信托等金融產品,就變馬了TOT/TOF(TRUST OF TRUST),即“信托中的信托”。

鳳凰網財經記者查找梳理天府、錦江、芙蓉等逾期產品或所在系列產品的募集材料,投資領域均包括“金融機構產品及其他類資產”。甚至有有直接提到“四川信托(或受托人)發行的信托產品或者受讓信托受益權”。

讓杭鍋股份投資虧損的“天府聚鑫3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的產品說明書顯示,該信托計劃3000萬元起購,投資范圍包括于銀行存款、逆回購、貨幣市場基金、債券基金、交易所及銀行間市場債券以及低風險的固定收益類產品(包括信托受益僅、債僅或債權收益權、附加回購的非上市公司股權收益權、固定收益類銀行理財產品)。投資范圍中就提到了信托受益權。

此外,據記者梳理,還有豐盛、蓉匯、蓉城、蓉錦、錦恒、匯鑫等多個系列產品也是TOT產品。TOT產品系列高達十多個,產品預期收益率都在8%左右。投資人告訴鳳凰網財經記者,川信稱這些TOT產品的規模有260億元,利息20億元。但這些產品都是資金池產品,投資者表示,合同和定期披露文件上中看不到投向了哪些信托產品,更看不到底層資產。

一位信托業人士表示,TOT可以用來解決錯配問題,也可以分散投資風險,但是信托公司一般用來投向自家發行的信托產品,一直滾動就變成了借新還舊的產品,但投資人又看不到底層資產。

“川信把TOT做成了P2P。”一位投資人如是表示。

6月15日上午,在與投資者的溝通會上,四川信托總裁劉景峰表示,目前TOT項目流動性風險形成的主要原因為受疫情影響、經濟下行,公司TOT項目停發。

川信多個融資方曾出現問題

一位業內人士對鳳凰網財經記者表示,四川信托的一些融資方近年出現財務問題,但相關信托產品卻沒有違約,可能與用TOT借新還舊,或承接了這些底層資產的風險資產。

從公開信息不完全梳理,四川信托出現財務問題的融資方包括新華聯集團、南京豐盛產業控股集團(現更名為“南京建工產業集團”)、無錫惠山太平洋商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等。

“我和大家坦誠,有一定的風險資產。”四川信托管理層在6月15日上午的溝通會上對投資人表示,“比如到期180天沒收回,盡管有抵押物,但沒有那么快變現。“”

管理層表示將處理TOT下的資產,再加上自有現金80億元和吃住大廈等固定資產、以及所持有的宏信證券近60%的股份,大股東提供擔保下進行融資和引進戰略投資人,以增加流動性,保證所有投資人收益的安全。管理層表示力爭在一年內解決。

(來源:四川信托某產品推介PPT)

“這類信托產品監管不了,比P2P還可怕,畢竟投資者的投資數目都比較大。”一位投資人對鳳凰網財經記者表示。

這位投資人告訴鳳凰網財經記者,去年底陜西銀保監局與四川銀保監局進行交叉檢查時,發現四川信托資金池流動性風險敞口很大,問題才曝光,監管叫停了其TOT信托產品發行。

今年5月8日銀監會發布的《信托公司資金信托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當中,明確要求信托公司應該做到每只基金單獨設立,單獨管理,單獨建賬,單獨核算,不得開展或參與滾動發行、集合運作、分離定價的資金池業務特征。

TOT產品基本都是資金池業務。去年5月資管新規發布之后,一些大型信托公司的“資金池”業務早已停止,部分原有規模較大的信托公司也在逐漸壓縮規模,但川信信托的TOT業務卻一直在做。一位業內人士表示,監管早就已經關注到了四川信托的流動性問題。

亦有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四川銀保監局已派人進入四川信托進行貼身監管,掌管四川信托公章,督促管理層和股東解決流動性和兌付問題。事實上,5月份“四川信托即將被接管、資金池業務全部停止“等消息就曾經流傳,但四川信托當晚于官網發布聲明予以否認。

亦有報道指出,四川信托TOT產品的違約就與安信信托的風險有關系。2017年,四川信托發行“四川信托·博邦系列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用于受讓上海國之杰投資發展有限公司持有的安信信托股票收益權。2019年1月,上海國之杰出現過延遲支付該信托計劃利息的狀況,四川信托在官網發布利息逾期公告,但該公告在一日后便被刪除。

但多位投資人告訴鳳凰網財經記者,四川信托方面并未提到過違約風險和安信信托的聯系。

哪个斗牛游戏好玩 今天体彩福建36选7开奖结果 青海体彩11选5玩法 快乐十分钟开奖走势陕西省 浙江20选五5官网 吉林快3牛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b贵丰配资 广西快3计划人工稳赚版 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湖南快乐十分平台出租 四肖三期内必出 山西11选5怎么中奖 江苏11选5复式胆拖投注金额表 期货配资合法吗 香港马开奖结果2020 上证指数历史收盘价 黑龙江快乐十分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