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各大醫院床位緊張的背后
財經

武漢各大醫院床位緊張的背后

2020年01月31日 11:38:12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導語:當前的武漢市,醫療物質匱乏、醫護人員缺乏保護、床位緊張等問題,無不考驗整體的協調、應急機制和能力。

尋找多日后,76歲的老呂終于在武漢市七醫院的留院觀察室里找到了一個床位,但無法住院,依然是橫亙在他面前的難題。

更讓他焦心的是,1月30日下午,照顧他的老伴也高熱,服藥后出現強烈藥物過敏反應,被確診,凌晨兩點送門診確診,但仍無醫院收治。

1月19日,老呂開始反復高燒不退,體溫高達39.3度,1月24日經湖北省人民醫院確診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感染者。他拖著高熱乏力的身體,輾轉了多家醫院,均被告知情況嚴重、需馬上入院治療,但沒有一家醫院有床位能收治他。老呂的女兒到處發出求助信息,苦尋多天,依然未果。

在近期的武漢市,如同老呂一樣無法找到床位的確診病人,并不是少數。

“到目前為止,我已經收到至少6個人需要病床的求助信了,”1月29日,一家醫藥企業負責人對21新健康記者表示,因為自己職業與醫學有關,身邊出現新型冠病毒肺炎患者的朋友紛紛向他求助,希望能幫忙在武漢找到一個床位,“但以前再好的關系現在都沒用,所有醫院都宣告沒有床位,求助無門。”

而在網絡上,已確診的新冠病毒感染患者求助床位的信息也在不斷刷屏。一床難求,已成為當前武漢新冠病毒防疫戰下一個難以解決的問題。

01

輕癥患者醫院外輸液

1月29日下午16:00左右,在漢口解放大道上的一三甲醫院發熱門診人來人往,穿著防護衣的工作人員引導著患者就診,或維持秩序。而在門口的花壇邊上,患者自帶小凳或者直接坐在花壇上,進行輸液。

發燒3日的王奶奶說,自己已經被確診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但由于醫院沒有床位,她只能每日前來打針,然后回家觀察。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同步實地走訪了同是定點醫院的武漢協和醫院和中山醫院,對比此前,聚集在發熱門診的人群大幅減少,但這些醫院的確診率在提高。

為解決一床難求的難點,武漢市并非沒有采取行動。1月28日,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局副局長焦雅輝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武漢將通過“10+10”模式,即10家大醫院出人員、出技術、出力量,征用10家中小型醫院出場地、出床位和醫務人員,作為定點醫院收治疑似病例和確診病例。

據了解,武漢擬分三批征用24家綜合醫院,臨時改造成收治發熱病人的專門醫院。其中,第一批7家醫院包括市漢口醫院、市紅十字會醫院、市七醫院、市四醫院西院區、市九醫院、市武昌醫院、市五醫院。第二批為市中心醫院后湖院區、市三醫院光谷院區、武鋼二醫院3家醫院,預計可開放床位到5311張。目前,床位還在逐漸開放中,第三批醫院亦在建設中。

盡管如此,當前發病人數還在上升。

湖北衛健委公布,2020年1月30日0時-24時,武漢市新增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378例,新增死亡30例,新增出院21例.截至2020年1月30日24時,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2639例,已治愈出院159例。

“人太多了。”武漢一家定點醫院負責人坦言。目前,隨著分級診療和社區網格化的診療模式實施,各大醫院發熱門診的患者大幅減少,但是去發熱門診就醫的患者大都是高度疑似,因此確診率比以前高,而所有床位都滿了,無法再收治。1月28日,武漢市發熱門診共接診武漢市12263人,留觀741人。

這與新冠病毒感染的治療周期有關。“根據目前情況來看,患者平均治療周期為兩三周,甚至更長。對比很多疾病,這個治療周期十分長,影響了床位的周轉率。”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主任、湖北省醫療專業組組長趙建平指出。不過,如今疫情爆發已有一個月左右,大部分患者目前來看都可以治愈,預計接下來會出現一波出院高峰。

此外,很大一部分醫院缺乏符合要求的隔離病房,床位數有限。“普通病房無法防控病毒。隔離病房需按流行病學中的感染傳染性疾病要求來設置。”趙建平說,其難度在于三區兩通道的設置,即設立好具有隔離效果的醫務人員感染區、緩沖區、醫務人員休息區,防止病毒擴散,而很多中級大醫院沒有這樣的病區,無法收治病人。

另一名醫院負責人也表示,隔離病房的要求很高,除了分區設置隔離外,室內設備、甚至空調系統都有嚴格要求,很多醫院無法完全做到。

02

加速補充能否破解

針對當前防控體系,武漢推行分級分類就診。其中,發熱病人應先到社區醫療中心就診,醫務人員會對病情進行篩選、分類。對于需要到發熱門診的病人,由各區統一安排車輛送達指定醫院診,指定發熱門診不得以任何理由拒收病人;對于不需要進一步就醫的病人,由各社區落實在家自我隔離,社區負責做好市民居家觀察服務工作。概括來說就是:初篩到社區,治療去醫院。

“但社區的落實并不到位。”老呂女兒說,父親發病后,特別是被確診為新冠病毒感染肺炎患者后,他們也曾向社區工作人員反應,請其安排接診,但社區人員稱缺乏防護措施,根本不敢上門。而各大醫院缺乏床位,類似父親這種情況,只能向社會發出求助信息。

一位社區工作人員也坦承,針對社區初篩發熱門診的措施,社區缺乏防護能力、防護設備短缺和技術水平受限,不敢輕易接診。

針對這種局面,武漢也在重新布局。湖北省衛健委稱,目前武漢已擴充第三批14家醫院和2家民營醫院,正在按照征用要求抓緊改造。此外,位于蔡甸區的火神山、江夏區的雷神山兩家專用于收治發熱病人的專科醫院也正在加速趕工,前者計劃于2月2日完成并由軍隊全面接管,后者計劃于2月5日完工。屆時,武漢將能增加13000余張床位備用。

而當前,針對無法入住的患者,上述醫院負責人的意見是,具備住院治療條件的盡量住院治療,如果確實沒辦法,只能按照醫囑先居家隔離,口服藥物先行治療。

03

游走在外的無癥狀病毒攜帶者

比當前的已知更可怕的,是對未知的防控。

武漢市市長周先旺此前對外公布,目前,武漢市有近900萬人生活在這個城市。但這些人群出于生活需要,還是有不間斷的出行,更可怕的是,更多案例顯示已有無癥狀患者傳染給其他家庭成員的案例。如何在這些人中排除隱性患者?如何讓現在的健康人群避免被傳染?

1月23日,武漢啟動封城,減少市民出行并進行管控。此舉主要是為了切斷交叉感染和無癥狀患者的傳播路徑。而在近幾日的大街上,流動的廣播車不斷播放各類防疫相關知識和要求市民配合的要點。

“市民出于生活需要,還是會去藥店、超市等地方購買藥品和生活用品,”上述醫院負責人指出,新冠病毒潛伏期長,還存在無癥狀傳染的案例,也就是說,誰也不知道誰會不會是病毒攜帶者。如今,他建議,政府部門可以通過社區或其他組織,將生活用品和藥品于固定時間點到小區販售,視售賣場地具體情況,要求購物人員按人均1米以上的距離排隊。而小區里,組織相關人員進行電梯,特別是樓層鍵之類大家都會接觸的細節點,進行消毒處理。

此外,針對城市出行車輛,可以設置定點的消毒點。針對市內各類垃圾桶及垃圾處理站定點定期。“在各個環節的消毒處理,都需要政府參與,才有可能讓當前的防疫體系不留漏洞。”

作為一個突發性的公共衛生事件,考驗的是城市的綜合應急能力。從目前被感染人群的表現來看,新冠病毒傳染性很強,治療周期長,床位周轉慢。而當前的武漢市,醫療物質匱乏、醫護人員防護是否足夠安全、床位緊張等問題,無不考驗城市的整體協調、應急機制和能力。加速解決每個難題,與時間賽跑,才能真正讓這場疫病盡快被消滅。

哪个斗牛游戏好玩 下载6合宝典最新版本 利物浦夺得欧冠冠军 江西优乐抚州麻将 幸运农场复式玩法 捕鱼大师手机版1.2.1 长沙麻将二五八 网络app赚钱 新能源股票 国际象棋下载 网络赚钱兼职 新手炒股 天成棋牌游戏? 海王捕鱼 作弊器 大众麻将游戏免费下 网上赚钱捕鱼游戏 nba98篮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