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滄州小伙追漲買房 自嘲結婚剛需跌了也無悔
財經

河北滄州小伙追漲買房 自嘲結婚剛需跌了也無悔

2020年01月31日 08:33:11
來源:新京報

“當時一沖動就買了,現在房價跌了超過兩成,杯具了!”河北省滄州市的王黎明(化名)由于著急買房結婚,2018年春節剛過,便以2.2萬元/平方米的單價買了滄州市區某樓盤普通高層期房,如今整整過去兩年,房價穩穩下降超過兩成,他雖然有點郁悶,但并不覺得有多么后悔,“為了娶媳婦而買房,是剛需,反正就算漲我也不能把它賣了。”

據業內人士介紹,滄州樓市火熱時,房價曾一路上漲,但隨后又開始下跌。

駛入“快車道”的滄州樓市

河北省滄州市,南與山東接壤,東臨渤海灣,北依京津,位于京津冀一小時交通圈。在承接京津產業疏解中,滄州受益頗多,綜合實力得到提升。伴隨著城市的快速發展,品牌房企、外地商戶、本地需求紛紛涌入滄州地界,短短幾年間,滄州樓市可謂是風起云涌。

今年30歲的王黎明,在2010年畢業后就回到了老家滄州市工作,由于老家是滄州下轄的一個縣城,買房成為王黎明在滄州市區扎根的第一關,正是這次典型的闖關過程,較為真實地折射出滄州樓市近些年的發展歷程。

“剛回到滄州那年,月收入是3000多元,除去吃住,每個月都會剩下1500元,而當時的樓價才3000多元一平方米,并且漲幅不是很明顯,我一直想著存錢先買輛車,然后存個全款再買房。”王黎明回憶,當時自己的二老板開著一輛豐田雅閣轎車,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在兩三年后能買輛這樣的轎車開回老家,過個春節,有面子。

每每說起這事,二老板都會勸他“先交首付買套房子,房子是不斷升值的,車在貶值”。王黎明雖然面上贊同二老板說法,但是心里總在對自己說,“交3萬元首付,一個月還2000元房貸,要還二十年,說出去都讓老家人笑話,沒全款就不要買房。”

一晃來到了2015年,突然有同事告訴王黎明,“滄州房價開始‘瘋漲’,再不買就買不起了,早買早踏實。”但也有同事告訴他,“這都是泡沫,早晚得跌下來,別上當。”摸著自己辛辛苦苦攢下的13萬元錢,一時間,王黎明也不知何去何從。

從2015年開始,滄州樓市就進入了“快車道”,多家品牌房企爭相進駐,滄州的房價也經歷了一波上漲。

“那一年過了春節,一些靠近市中心的新樓盤價格才5500元/平方米左右,一年后漲至7000元/平方米,到了2017年,漲至1.2萬元/平方米。2017年,滄州市區8宗熔斷土地(因競價達到較高限價而被終止出讓的地塊)成功出讓,土地均價最高達到1380萬元/畝。”當地業內人士介紹,“2017年3月,滄州出臺住房限購政策,滄州房價漲幅逐步減弱。不過,諸如保利、碧桂園、陽光城等開發商依然陸續挺進滄州,推出新盤。”

追漲買入 趕上最后一班“快車”

眼看到了2017年的臘月二十八,王黎明開著新買的轎車回到老家,還沒來得及得意就被潑了“冷水”,母親告訴他,房前屋后的發小大多都在縣里、市區買了房子,最不濟的也在鎮上買了集體產權住房。那天晚上,王黎明一宿沒睡,爬網站、逛論壇、收情報……

“我當時就在想,這么多名牌房企進駐滄州,樓盤開一個很快就售罄一個,那么多人都在買,想來想去我還是決定上車買房。”2018年春節剛過,王黎明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沖動,終于下定了決心趕緊搶房。

“周圍很多人都說我太著急、太倉促,再看看……但是我已經誰的話也聽不進去了,毫不猶豫給售樓員打電話,第二天就去排了卡,聽說房源少,排卡的多,我就排了倆號,當場就交下了訂金,售樓員都被我的速度驚呆。”

彼時的滄州,連一些孩子都在討論房價,很多人都覺得這輪房價已經漲到頭了,“難道滄州房價還能破三萬不成?”就在王黎明交首付款不久,滄州土地市場逐步遇冷。

2018年9月,滄州市多宗地塊無人報名,最終導致流拍頻出。但讓讓人想不到的是,就在這個時候,有個別樓盤竟然單價破了四萬元,但隨即被相關部門叫停。

到了2018年底,滄州市區限價房入市,二手房價逐步回歸。 投資客們像潮水般退去,王黎明們的心也不再那么躁動。新盤的價格看起來還是有些高,除個別限價房外,地段相對好的樓盤也都去化乏力。

市場趨冷 房價最高跌了三成

從2019年初開始,滄州一些二手房價格開始出現較為明顯的下跌,只有一些新盤的價格在硬挺。盡管一些樓盤宣傳得一派火熱,但售樓處已難見往年的熱鬧。

據中國房地產業協會主辦的“中國房價行情”數據顯示,2020年1月,滄州房價為1.27萬元/平方米,環比下降約1.8%。

“滄州的房價在2019年上半年出現過小幅上漲,均價漲了約2000元/平方米,主要因為一些高價新盤抬高了整體房價,但沒出兩個月還是降價了。”當地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目前的滄州房價與2018年高點時相比,實際跌幅最高達三成左右。

因市場趨冷,樓盤去化乏力,滄州的一些售樓員走上了街頭促銷。

又是一年臘月二十八,2020年春節假期一到,心知肚明自己“買在高點”的王黎明,還是忍不住開車圍著滄州房地產市場轉了一圈。回來后,他和幾位發小喝著啤酒,說起了所見所聞,“數數市場上的在售新盤已經超過十幾個,品牌房企進駐賣力推廣,依稀能聽到有人問‘現在房子能買嗎?’”

2019年已經過去,不知道滄州還有多少王黎明為了房子而躊躇,2020年的春天已經到來,接下來他們都要戴上口罩繼續踏上自己的人生路,一邊抗擊新型肺炎疫情,一邊追尋自己的“買房夢”。

哪个斗牛游戏好玩 大众麻将玩法怎么胡 2018信誉最好的棋牌 特肖公式怎么算 诺安股票基金今日净 哪个棋牌游戏信誉好 cctv5欧冠直播表 心悦辽宁麻将官网下载 三分彩定位胆怎么看 意甲体育 大唐麻将下载安装 四肖八码免费资料领取 股市行情查询 马超金博客 股票k线图基础 三个人一副扑克能玩啥 贵州茅台股票技术分